說謊和欺騙一直以來都是諸多科學研究的主題;心理學家及其他研究人員一直在探索這個領域。

一如解讀身體語言行為的其他層面,沒有單一姿勢可以證明你的觀點無誤。而讓情況更加不利的是,它是一個我們從童年就不斷演練的行為(既然我們要討論說謊,我們就坦誠以對吧)。即便到青少年階段,乃至步入成年之初,我們仍會對我們煩惱多多的父母「選擇性」的吐實。

誠實至上!如何知道別人是不是在騙我?.jpg

如果和你打交道的是你本來就認識的人,事情就簡單一些。你可以比較那個人的「基線」行為(baseline behavior)與呈現的任何偏差(這同樣會以叢集出現)。如果對方是你不熟或第一次見面的人,那就要觀察他們在凡事放鬆且從容時,也就是他們完全不會不自在時的言行舉止。

當你開始熟悉一個人的習性之後,再察看是否有「行為變異」的指標。你必須看他們的表情、眼部活動和目光、手部動作、自我安慰的姿勢、手臂的動作、腳與腿的活動,以及副語言。

spa

說謊的人笑得比較少

一般認為,你可以分辨某人是不是在說謊,是因為他通常會綻放一抹微笑來掩蓋事實。當然,這是因為如果對方不老實,你會預期在他臉上看到與事實截然相反的表情。微笑看來較不可疑,還有附加利益:我們知道,微笑通常能增進對方的好感。老是以貌取人,人類不都這樣嗎?

大致來說,事實未必如此。所有研究顯示,說謊的人反而笑得「比較少」。這不是說騙子不會笑,他們只是笑得比較少。騙子會認為,人家看他們在笑會起疑,所以刻意抑制自己笑出來。

人們撒謊時的笑都是「假」笑(臉的下半部,記得嗎?)。要尋找不真誠笑容的典型徵兆,請記得,假笑通常出現得急,維持得比真笑來得久,然後驟然而逝。

稍微提醒你一下,「有感而發」或真實的笑,通常出現得緩,也消失得慢。當你對某人說謊時,要製造真誠的笑很難。別忘了,假笑的臉是不對稱的,而且嘴角不會上揚,反而會下垂。就多數人而論,歪向一邊的笑顯然不是發自喜悅的真笑。但我們在一般「禮貌性」的互動通常不會介意這麼多,因為笑就是笑,我們能自我調適到心領神會就好。但如果我們要尋找支持其他身體信號的線索,這種笑就能協助我們判斷。

眼神瞟左可能正在編謊

這裡要提一些與人的目光有關的研究,請各位謹慎看待。如果事先觀察過某人的基線,目光是可以透露實情的。

簡單的說(我再三強調這務須小心使用),神經科學家一致認為大腦的左右兩邊各司其職。左腦是邏輯的腦,處理理性、分析和語言活動;右腦是較有想像力及創造力,也較憑「直覺」的一半。左右兩腦的功能有以下明顯的區隔:

當你要取用「貯存」於大腦的資訊(也就是回想)來搜尋某個問題的答案,你的左腦會比較活躍。

如果你在說謊,大腦就不會回想,但它必須運用想像力來創造虛構的答案,所以這是右腦的活動。

已經有研究發現,因為我們在和另一人說話時都會自然中斷眼神接觸,視線的方向可以透露一個人有沒有在講真心話(但我必須強調,這是在我們已經確定「基線」行為之後)。為什麼?

大腦的兩邊各自掌控身體相反邊的活動(這點你或許已經知道),說得更明白點,左腦掌管右側,右腦掌管左側。

所以,如果對方在回答你的問題的時候望向右方,他可能是在說實話(左腦職掌回想)。

若對方的眼神瞟向左方,他們或許正編織謊言,因為它是來自大腦負責想像的右半部。

只要暗中確立視線接觸的模式,這會是個相當有用的指標,可以助你配合其他線索證實誠實與否。

伸手摀嘴是想掩蓋謊言

就小孩子而言,只要看到他把手放在嘴巴外面,爸媽就知道他八成要準備說謊了。長大成人後,我們欺騙的程度和我們試著阻止它洩露出去的方式已變得更為複雜,不過,我們可能仍需要把手放在臉上,特別是嘴上的慰藉。

大吃一驚的時候,我們會本能的伸手摀住嘴巴。這種不自覺的動作是為了防止一種未經思考的情感在嘴巴被迫張開時洩露出來──我們需要時間評估。所以,在面臨壓力或驚奇時,成年人仍不免把手伸向嘴巴。在涉及謊言的情況,手或許會放到嘴上(即一般所謂的摀嘴),這是掩蓋謊言,或者某件你覺得不該說的事情(來不及了!)的一種方式。大腦排斥這個虛假的信息,於是命令手去把它遮起來。手掌通常會遮住整張嘴,拇指指向耳朵(有時這會讓這個人顯出焦慮的樣子──若非漫天大謊,它通常是某種焦慮或懷疑的徵象)。

可能會與摀嘴交替出現的是用手托住下巴,而只有一指碰觸嘴巴的舉動,有點類似我們小時候比的「噓」,一指貼著嘴唇示意對方安靜。會做出這種動作是因為潛意識把訊息傳到手部,叫我們閉嘴。

另一種姿勢是五指張開,遮住嘴唇。有時候,遮住嘴巴的是拳頭而非張開的手掌。這更常出現在對方聽了你的話而覺得你有所隱瞞的時候,他們採取手接觸口的姿勢是因為正在壓抑一股不自覺的,想要質疑你的衝動。

突然蹺二郎腿表示不安

這可能會令你吃驚,但廣泛的研究顯示,身體最容易顯露是否在說謊的部分,是下半身,也就是腰部以下。研究發現,雖然下半身,包括腿和腳,都會受到我們的意識掌控,但因為它們離大腦最遠,特別是腳,因此當某人試圖欺騙時,它們會是身體最不受控制的部分。

在壓力情境中,位於下半身的腳踝或許會彼此交叉,呈現我們熟悉的「鎖踝」姿勢。有趣的是,在這種情況下,不僅腳不會有什麼動作,手和臂膀的動作通常也會受限,呈現封閉式身體語言的叢集。

有時你會見到上述姿勢的變種:用腳跟勾住椅腳(對男性是不自然的姿勢)。如果有椅臂的話,這通常會和緊抓椅臂同時出現,要不然當事人多半會雙臂交叉,或者極為坐立不安。這是人們有所隱瞞時相當常見的坐姿(或是感到焦慮或基於某種理由築起防禦時)。他們的身體與心理狀態既以這種姿勢達成和諧,這種姿勢自然反映了他們的負面情緒。只要他們堅守防禦姿勢,他們的腳就不會動了。

上述例子,腳在不安時是處於不動狀態,不過腳也可能有一些出於不安的動作,透露類似的訊息。例如許多人會蹺二郎腿,而懸空的那隻腳會不斷上下、左右晃動或繞圈圈。有些人不會表現出這個動作。請觀察對方的腳會不會從靜止不動突然動起來;或是從繞圈圈變成上下踢動,這通常(不自覺的)洩露了惱怒或極度緊張的情緒。

這可能會和偶爾蹺腳或偶爾把腿放下的動作一起出現。這些動作看來並不自然,反倒顯得矯揉造作。

說話變慢或許在竄改事實

非言語行為的第二部分,也是說話的非言語部分,能給予我們非常重要的線索,一旦配合其他身體方面的線索,便可透露許多信息。

話會說得比平常慢是因為說話的人正在仰賴記憶,而非事實。另外,他的大腦也有許多認知活動在進行,因為它正被要求以謊言竄改事實,也要避免經由身體洩露。當然,如果經過充分演練,說話的速率或許就不會顯現可察覺的差異。

我們解釋什麼的時候,或許會在某些時刻出現可被人辨識的停頓或沉默。欺騙時通常會在字與字和句與句間製造比平常多的停頓。甚至會出現話說到一半、思緒未完成的情況,然後陷入一陣長長的沉默,而這個人不會回到原來那個點,而會起一個新的句子。

音調可以是非常出色的衡量標準,暗示著人的情感變化,因為情感通常會使音調上揚,而這相當難以隱藏。所以聲音會變得比基線更高,也說不定會更大聲。

spa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辰星美容美體spa館

Sherr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